24杂志网,专业论文发表服务平台
所有分类

为复苏再战

2018/2/13 3:00:01
【摘要】峰回路转?   11月12日,在首尔闭幕的G20峰会达成共识,“避免各国货币的竞争性贬值”。但就在11月3日,美国已公布了总额为6000亿美元的第二轮量化宽松货币政策。   没错,“货币战争”已然箭在弦上,曾经共...
峰回路转?

  11月12日,在首尔闭幕的G20峰会达成共识,“避免各国货币的竞争性贬值”。但就在11月3日,美国已公布了总额为6000亿美元的第二轮量化宽松货币政策。
  没错,“货币战争”已然箭在弦上,曾经共克时艰的G20却“拧不成一股绳”。与此同时,曾经的“欧盟标兵”爱尔兰债务危机也在近日“紧张”起来。
  在这个年底,人们突然意识到,全球经济的复苏之旅并未收尾,前方依然有一段也许漫长且曲折的未知路程。
  
  全球共“通胀”
  
  “如果从现代资本主义发展史以及央行运作的角度来看,这将是一个里程碑式的事件。”去年3月,当美联储宣布,将在未来六个月收购3000亿美元长期美国国债后,瑞士信贷亚洲区首席经济学家陶冬曾如是评价。
  这是美国量化宽松货币政策的第一次亮相。其时,对于此举,尽管也担心引发全球通胀,但更多分析家却也肯定:在金融危机深重的背景下,此举有助于刺激美国经济复苏,进而带动全球经济复苏。
  时隔一年多,11月3日,当美联储再次宣布,启动6000亿美元的二次量化宽松政策时,全球舆论尤其是新兴经济体对通货膨胀加剧的担忧,已远远多于量化宽松的刺激效应。因为,在流动性泛滥全球的背景下,量化宽松必将加剧通胀。
  但美国人没有这种担心。来自美国劳工统计局的最新数据显示,剔除波动较大的食品和能源价格后,10月份美国核心消费价格指数同比仅上升0.6%,仍远低于2%的通胀指标。这是美国自1957年开始编制该数据系列以来最低的通胀率。
  全球通胀,美国通缩。“正是这种状况,为美联储壮了胆。”浙江大学经济学院金雪军教授指出,因为CPI不及预期,美联储主席伯南克因此有了推行量化宽松政策的合理性,用“量化宽松”刺激经济。
  只是,理直气壮的伯南克这次无法获得广泛理解。“美元三分之二是在国际市场流通,他们实际上在用全球的通胀来解决自己国内的通缩。”中国外汇投资研究院院长谭雅玲认为。而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副所长向松祚则认为,美国量化宽松政策其实是为其产业重振赢得时间,美国欲借此制造全球通胀和资产价格泡沫引发下一轮金融危机。
  国家的反应同样激烈。在G20首尔会议上,对于美国的量化宽松政策,中、俄等新兴经济体的态度不用说,德国人的抨击更出乎美国意料。而会场外,一场应对通胀的加息竞赛早已在升温,韩国、澳大利亚、印度等等纷纷加入,今年以来,我国也已连续五次提高存款准备金率,一些大型金融机构的准备金率已经高达18.5%至19%的历史高位。
  通胀与反通胀的较量已经开始,对全球经济复苏而言,这意味着什么?独立经济学家谢国忠“悲观”地认为:通胀也许将在2012年到来。尽管大多数美国政策制定者不相信通胀会来,但是,人们相信通胀经由新兴经济体和商品袭击美国只是时间问题。
  
  竞争性贬值
  
  在网上,曾流传这样一则笑话:一名美国人到中国旅游,用10万美元换68万人民币。先用50万买了一套房子,再用18万元到全国各地旅游,一年后他要回国了,把房子卖了100万人民币,再用100万人民币换了20万美元。
  笑话就是笑话,不必当真。但在美国二次量化宽松政策实施后,美元贬值几无悬念可言,因此,如果你手头美元不少,不妨做一下风险管理。
  在二次量化宽松公布之前,全球最大债券基金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首席投资官格罗斯就指出,若美联储继续实施非传统货币宽松措施,未来几年美元恐贬值20%,因为,“若一家央行印制数以万亿计的美元,这是通过供给让美元在全球贬值。”
  全球商品市场的反应印证了这种观点。在6000亿美元的量化宽松政策出台后,原油、铜、锌、白银、黄金、小麦、玉米、大豆等全球主要商品期货合约全线上涨。分析认为,美联储举措令全球流动性进一步泛滥,欧洲央行和英国银行相继维持利率不变,美元下跌,大宗商品受此推动而全线上涨。
  但这并非是当下全球经济复苏最可怕的结果。浙江省国际经济贸易研究中心主任张汉东认为,“美元通过量化宽松主动贬值后,让其他国家尤其是新兴经济体陷入两难困境,如果不选择货币贬值,本国货币就要被升值,出口就要减少,进而影响经济复苏;如果选择货币贬值,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已经泛滥的流动性更加难以控制,甚至可能导致新的危机。”
  以亚洲货币为例,今年以来,日元兑美元升势如虹,几度接近15年新高,尽管日本央行已经入市干预,但目前仍然在15年新高附近徘徊;泰铢兑美元今年以来亦升值11%,触及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以来新高,升幅仅次于日元。
  我国承受的压力更直接。在日前所做的一份研究报告中,张汉东指出,在静态压力下,即影响出口企业各项因素不变,对于一般的中国劳动密集型企业(如普通的纺织、机电企业)而言,哪怕仅仅升值1%,也会直接减少企业利润,使企业遭受较大的经济损失;一般制造业对人民币升值承受能力在3%以内;升值5%将使大部分企业陷入生存危机,即5%是企业所能承受的极限。而今年我国重启汇改以来,人民币兑美元已经升值了约3%。
  为减轻本币升值的压力,目前多个国家已经出手。日本央行六年来首次直接入市干预;韩国央行近期亦频繁在市场上进行干预。其他国家如印度已经明确表示有必要时会进行干预。
  只是,在复苏进程中,如此“竞争性贬值”将带来什么,人们都一清二楚。
  
  爱尔兰危机
  
  谁是下一个希腊?如果说,在今年上半年希腊债务危机爆发时,这个问题依然是个悬念的话,那么,现在已经水落石出了。
  是爱尔兰。
  9月底,爱尔兰政府称,由于救助本国五大银行最高可能耗资500亿欧元,预计今年财政赤字会骤升至国内生产总值(GDP)的32%,公共债务将占到GDP的100%。尽管爱尔兰政府坚称,在2011年年中前不存在资金缺口,但消息一公布,市场敏感的神经顿时紧绷起来,欧元汇率随即应声下跌,欧洲股市暴跌,并迅速拖累美国股市、大宗商品与亚太股市急跌。
  爱尔兰危机的出现,意味着通过低税率吸引全球资本,进而带动房地产等产业迅猛发展的“爱尔兰模式”的正式破产。与希腊债务危机一样,解决爱尔兰危机的钥匙并不在爱尔兰政府手中,而要看欧盟和欧洲央行。但目前,无论是在希腊债务危机后出台“欧洲金融稳定基金”,还是欧洲央行,都无法消除市场对诸如爱尔兰问题的恐慌。
  再考虑到,财政赤字占GDP之比超过欧盟规定的3%已经是欧元区16国的普遍现象,葡萄牙、西班牙等仍在国际评级机构“负面”观察名单上,人们对于欧元区的担忧很难彻底消除,全球经济复苏前景和过程的不确定性也随之增加。
  在这种形势下,对我国企业而言,多一点谨慎和风险意识更显得弥足珍贵。年初,记者在采访杭汽轮集团董事长聂忠海时,他就提醒,复苏过程将充满不确定性,企业必须为风险做好对冲准备。今天,他的观点依然不改。
  而就国家层面而言,爱尔兰危机从一个侧面说明,尽管全球金融危机最危险的时刻也许已经过去,“二次探底”几率降低,但全球经济复苏依然“在路上”,复苏过程依然不稳定,依然需要高水平的国际合作和协调。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