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杂志网,专业论文发表服务平台
所有分类
首页>千亿国际娱乐>管理论文>“爱国消费论”谬在哪里

“爱国消费论”谬在哪里

2018/2/13 3:00:01
【摘要】无论从理财的角度还是从逻辑的角度来看,“爱国消费论”都经不起推敲。而从当前的现卖情况来看,老百姓不敢消费更是因为有着诸多的“后顾之忧”。在此情况下,我们鼓励大家合理消费利己利国,而并不是盲目地为了表...
无论从理财的角度还是从逻辑的角度来看,“爱国消费论”都经不起推敲。而从当前的现卖情况来看,老百姓不敢消费更是因为有着诸多的“后顾之忧”。在此情况下,我们鼓励大家合理消费利己利国,而并不是盲目地为了表达“爱国”热情而乱消费。

  
  尽管民间对李哲委员的“爱国消费论”十分反感,但也有部分专家学者在为其辩护,认为“爱国消费论”之所以广受批评,“仅仅是语法贫困而已”,反对者没必要咬文嚼字。那么,我们就抛开字面含义,站在现实和科学的角度,看看这一观点本身是否站得住脚。
  
  收入全额消费违反理财规律
  
  首先,从理财的角度看,“消费爱国论”完全经不起推敲。
  众所周知,任何家庭的开支都是有计划性的。每月收入多少,支出多少都有定数,这叫“量入为出”。而支出方面,衣食住行占多少,娱乐休闲占多少,教育充电占多少,都有一定比例,这叫“合理消费”。同时没有消费掉的收入结余还需要拿来储蓄或者投资,以备今后生活需要,这叫“未雨绸缪”、“防患未然”。尤其是这最后一条储蓄,更是任何家庭都少不了的。因为未来的生活充满风险,无论是疾病、离婚或者亲人亡故,还是失业、降薪或者投资亏损,都会带来家庭收入和财产的巨大波动,并对未来的生活造成严重冲击,因此一定要在家庭财务安排上做好充分的风险防范。而理财的目的正是为了使人们不但能眼下生活幸福,更能在未来漫长的人生道路上获得财务保障,进而实现“幸福一辈子”的梦想。
  要是让人拿出一年收入全部进行消费,不就等于把一家人未来的生活置于巨大的财务风险敞口之下吗?更何况即使将来没有任何意外,还有许多刚性的预期大额支出等待着中国的老百姓:要是把一年收入都花了,等到孩子要上学时,却付不出高额学费了,谁管?等到老人看病时,却付不起医疗费了,谁管?年轻人一年不存钱,就要推迟一年买房结婚,要是这一年内女朋友跑了,我倒想请问李哲委员,这事你管吗?由此可见,“消费爱国论”从本质上说违反理财规律。
  
  过度消费不利经济复苏
  
  再从逻辑的角度看,“消费爱国论”也是漏洞百出。
  如果有人想要“积极消费”,那前提是他手上有钱,如果手上没钱,自然没法消费。然而积极消费=爱国,而积极消费又必须有钱,如果我们等量代换一下,是不是可以推出有钱=爱国这一结论呢?要是一个没有消费能力的人为了响应“消费爱国”的号召而去超前消费、大胆消费,我们是不是该积极鼓励甚至颁发“爱国消费勋章”呢?
  退一万步讲,如果“积极消费就是爱国”这一命题成立的话,那么前不久深圳出现的楼市“断供族”该被称为“伟大的爱国者”了。他们完全可以理直气壮地说:“我买房是为了爱国,为拉动内需做贡献。现在我还不上钱了,国家也应该爱我,反过来帮我还贷!”
  尽管这样的推论很荒谬,但它却道出了一个可怕的真相――如果民众真的为了爱国而在自己没有偿付能力的情况下过度消费、超前消费,买了自己本就无力还贷的房子,则不但对自己的财务安全有百害而无一利,对当前深处困境的宏观经济来说,也不仅不会造成任何积极影响,反而会使之进一步深陷泥潭。君不见,美国次贷危机,不正是由于政府为了刺激国内需求,而无视房地产市场日益放大的风险,任凭开发商把房子卖给根本无力支付贷款的穷人所引起的吗?
  “把一年的收入都进行消费”正是典型的过度消费,而过度消费则是造成金融危机的根源之一。可见,如果“消费爱国论”真的大行其道,那无疑是“拿感冒病毒治感冒”,在经济危机的伤口上狠狠地撒了一把盐,其结果不是爱国,而是害国。
  
  现实生活压力下不敢消费
  
  从当前的现实情况来看,李哲委员的“爱国消费论”表达了对刺激消费、拉动内需的迫切心情,而广大老百姓之所以捂紧口袋、迟迟疑疑地不肯花钱,自然也有老百姓们的道理。没办法,在社会大众普遍面临的住房、医疗、教育、养老等“四座大山”的压迫下,想花钱的心思谁没有?敢花钱的勇气却明显不足。
  一位网友说得好,如果把一年的收入全都消费掉,万一那一天住院谁来管?归根到底,人们的消费意愿是建立在收入分配和未来预期水平之上的。如果现在的收入多,社会保障好,那消费意愿就高;如果现在手里没钱,那自然谈不上积极消费;如果手里有钱但社会保障不好,同样不愿意积极消费。现在,许多老百姓手头有了一些钱就存起来,这都属于强迫储蓄,原因就是上述这些未来可预见的大额支出上,政府都没有给予足够的经费保障,自然不敢随便消费。
  因此对政府来说,眼下要刺激消费最重要的就是增加社会公共品的投资力度。比如说加大养老、医疗、教育、住房、就业保障等方面的投入。在《积极消费就是爱国》一文中,作者也不得不承认,“政府正在制定和实施一系列政策措施。如在加大社会保障力度方面,新的医改方案已经在网上广泛征求了社会意见,正在修改完善之中;新的教改规划纲要,由温家宝总理担纲制定,已开始向社会各界广泛征求意见。这两个消费者眼中最为沉重的预期消费有望相继减负,应能有效激活消费者的即期消费”。
  对于政府正在做的这些切实加强民生保障所作的努力,老百姓看在眼里,喜在心里。但问题是:新的医改方案还在“完善中”,新的教改规划纲要也只是在“广泛征求意见”,到底最后出台的政策是怎样的,新政策又是否能有效落实,老百姓从中到底能获得多大好处,能减轻多少医疗和教育负担,这些问题的答案还是未知数。
  既然政府现在并没有营造好一个可以让民众放心消费的保障环境,就算给出承诺,其兑现也还有个过程,更何况社会保障的完善是个长期的系统工程,绝非朝夕可就。如果现在就要大家拿出自己的养老钱、看病钱、读书钱、买房钱来支持“爱国消费运动”,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吧!就好比一个人在沙漠里走了很久找不到水源,路过的人说前方不远处有一口井,让这人把身上仅有的最后一壶水也喝了吧。那个人敢喝吗?要知道,身边这最后一壶水,可是他保命用的。
  
  提倡合理消费利己利国
  
  当然,我们也要看到,当前宏观经济不景气的情况下,鼓励民众消费的用意并没有错,但我们不能因为身处“非常时期”就失去理性而乱了方寸,一时头脑发热而待到冷静下来时后悔不已。
  从经济学上来看,经济不景气时个人出于抵御未来潜在风险的考虑,多数人的反应都是降低消费,增加积蓄,手中有更多的现金结余能让人有安全感,在投资领域也有“现金为王”的说法。而由于居民消费意愿的下降,会导致整体消费规模的进一步萎缩,进而导致产品更加不好卖,企业就加速裁员或直接倒闭,而失业的员工由于断了收入,必然会选择进一步缩减开支,进而消费萎缩又会形成新一轮恶性循环……
  如何才能避免这一情况的发生呢?答案只有一个,就是刺激消费。现代西方经济学是建立在有效消费需求基础上的。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也认为,消费对生产具有反作用,通过刺激消费,可以反过来刺激生产,进而激活整个经济。而经过了两次工业革命后,包括中国在内的许多国家都已经从过去的生产驱动型增长模式转变为消费驱动型模式。因为随着科技进步和生产力的提高,今天人的基本生活需求已经得到了满足,要想让经济继续发展,只有刺激消费这一条路可走。
  所以任何国家在经济低迷时都会鼓励消费,因为这是避免经济走向衰退的根本途径。无论是发放消费券、减税,还是政府大规模投资,目的都是为了带动民间消费,进而真正拉动内需。对我国来说,刺激消费的现实意义更为重大,因为我国过去30年经济高速发展的过程中一直存在出口和投资过热,而消费过冷的顽症。也就是说,在拉动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中,我国一直都是以出口和投资、尤其是出口作为主引擎,而受到全球金融危机的影响,在出口锐减、民间投资萎缩的情况下,政府只有依靠提高居民消费来弥补前两者的“缺口”,进而保证经济平稳增长。
  由此可见,积极消费可以有效刺激经济增长。但是,积极消费是有前提条件的,要提高老百姓的收入以增加消费能力,要减少消费市场的壁垒以降低消费成本,要营造良好的消费环境以扫除消费障碍。总之,要让积极消费成为老百姓自觉自愿的行动,不是靠一句简单的号召或者官员的做秀就能实现的。
  所以,我们大可不必提倡“爱国消费”,更应该鼓励大家在合理消费满足个人需求的基础上同时起到拉动内需的作用,从而实现个人和国家的双赢。没必要过分捂紧口袋,该花的钱不花;也没必要不顾自己的能力而大手大脚花钱;更没必要为了表达一片赤诚的“爱国心”而不该花的钱乱花。如果用四个字来概括,消费还是“量力而行”为好。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