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杂志网,专业论文发表服务平台
所有分类
首页>千亿国际娱乐>社会论文>独立时代之怒放与哀伤

独立时代之怒放与哀伤

2018/2/11 3:00:01
【摘要】   2012年6月15日,被称为“台湾新电影之父”的中影公司前总经理明骥病逝于台北内湖,是年89岁,往前数5个年头,2007年的6月29日,59岁的杨德昌在完成最后一部长片《一一》久无动静之后,悄然病逝于洛杉矶,华...

  2012年6月15日,被称为“台湾新电影之父”的中影公司前总经理明骥病逝于台北内湖,是年89岁,往前数5个年头,2007年的6月29日,59岁的杨德昌在完成最后一部长片《一一》久无动静之后,悄然病逝于洛杉矶,华人大师从此屈指可数,而再往前数25个年头的1982年,当杨德昌等人带着《光阴的故事》给了台湾电影一记重拳时,彼时,杨德昌、侯孝贤们尚意气风发,他们幻想着开创一个美好的时代……

  今年,是台湾新电影运动30周年,是杨德昌逝世5周年,是明骥去世的年日,如此多的名号叠加起来无一不在告诉我们,那个纯粹的电影年代已经不复存在了,杨德昌再也没有机会《一一》地讲述他那个《轱岭街少年杀人事件》,侯孝贤也许久没回到《恋恋风尘》的《悲情城市》里,那个《独立时代》就此远离,那些对历史的回望,对现实的揭露,那些文人扛枪作者指路的岁月从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仅仅过去30年,所有的怒放与哀伤都已经消散得无影无踪,吴念真说,想不到有人还记得杨德昌,对于那个青春激情的时代,他的无奈让人叹息。
  我们纪念台湾电影30年,意义也许不仅仅是纪念那么简单,在那个白色恐怖尚残存的年代,在满影院满报纸都被“正统”占领的年代,这几个年轻人关注现实、关注人文,把台湾电影的荣誉拔高到了至高的地步,这本身就值得我们当下的电影人反思,中国电影正处于一个低落的困境,血路,不是撒娇抱怨就能杀得出的。
  他们拯救了台湾电影,他们又毁灭了台湾电影,但,那个独立时代,总让人艳羡。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

录用通知

最新投稿

  • 张雪《财会月刊》
  • 张广智《数学教学通讯》
  • 余程淑《文化学刊》
  • 毕钰彤《读书文摘》
  • 吴家豪《读书文摘》
  • 李爱玲《才智》
  • 方玉涛《广州化工》
  • 覃万成《长江丛刊》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