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杂志网,专业论文发表服务平台
所有分类

迷失鼓浪屿

2018/2/13 3:00:01
【摘要】   鼓浪屿三百六十五里的思念   去鼓浪屿,既像是前世的约定,又像是今生的无意,总之,那是在我快要被繁忙的工作没项的时候,突然产生的自觉:我要给自己放假,要给自己轻松,要给自己的心灵做一次理疗。 ...

  鼓浪屿三百六十五里的思念

  去鼓浪屿,既像是前世的约定,又像是今生的无意,总之,那是在我快要被繁忙的工作没项的时候,突然产生的自觉:我要给自己放假,要给自己轻松,要给自己的心灵做一次理疗。
  去年此时,我所在的城市,还是这样的阴霾,还是这样一波紧似一波的冰冷,所以,阳光与温暖,是我那时最渴望的依靠。
  于是,我选择了鼓浪屿。
  鼓浪屿,很久很久以来,都在我梦的那一端萦绕――那里有舒婷,有木棉,还有鸢尾花。可是不知为什么,这么多年来,我一直都没有踏上过那片土地。我的博客里有一幅地图,凡是去过的地方就被我涂上颜色。我无意看了一下,我国的沿海地区几乎全都被我涂上了环保的绿色;唯独福建那块近似规则长方形的土地,空空的,一片白,好像在等我。那么就去福建,去厦门,去鼓浪屿吧!
  我出行,喜欢自由自在,基本不跟团――我怕导游带着的那种走马观花式旅游,也怕层出不穷的购物、表演等等。于是,我先在网上订好宾馆,再买好往返的机票,随身只带一个旅行箱、一架相机,一切就绪。
  鼓浪屿的“爸爸”――厦门岛
  厦门在台湾海峡西岸,是我国历史上最早开放的通商口岸之一,也算得上是福建省的重要城市。厦门是全国著名的侨乡,旅外侨胞众多,因此也是很富裕的地方。
  刚从厦门高崎国际机场F飞机,就感受到了南国温暖的阳光和和煦的暖风。从机场到市内,也就四十多分钟的车程。厦门岛内面积约一百三十多平方公里,有一条环岛路把整个岛屿围住,基本看不到田野,整个岛屿就像是一个现代化的城市。我选择在老城区思明东路的一家小宾馆里入住。
  老城区的房子,基本保持了过去的特色,小巧,颜色以淡黄、灰白为主;街道也不像北京那样的横平竖直。不过,像大多数发达城市一样,街上全是各式各样的商铺,商品也琳琅满目。站在大街上,看着鳞次栉比的现代化高楼,必须仔细地想想,才能搞清楚究竟是在他乡还是在故地。
  在厦门,我天天坐“一元通”公共汽车,去了厦门的海湾公园、白鹭洲公园、厦门植物园等等,把想去的地方都逛了个遍。
  我喜欢植物。每到一个城市,只要有时间,我几乎都要去植物园看看。现在我的书里,还夹了几张我从厦门植物园里带回来的幸福树的叶子。我希望那长长的、大大的、肉嘟嘟的叶子,真的能够给我带来幸福。
  一天傍晚,我在白鹭洲公园里仰头望天:蔚蓝的天空下,是团团絮状的白云;一群群的白鹭展翅飞翔着,那么自由自在,那么轻松自如;而夕阳,从云缝里闪射而出,给那一片美丽又增加了金贵的气质,让我很是感动。
  另一天,我在厦门大学的海边沙滩上吹着海风。那儿,有几公里长的海边栈道,木质的栈道一直延伸到胡里山炮台。我租了一辆自行车,在海边自由自在地骑着。那感觉啊,就像回到儿时,在长江的沙滩边戏水――同样有微风吹来,同样有阵阵的涛声,不同的只是心境。
  每到外地,我最想逛的地方,就是农贸市场和小吃街。我觉得只有在那些地方,才能够真正看到当地的特色。还好,从我住的地方出发,只要步行几分钟,就能到达厦门最繁华的中山路步行街;而步行街的旁边,就是小吃一条街。
  出发前我在网上查了一下:目前厦门的小吃大约有两百多种,要短时间内把这些小吃都尝遍,是不可能的。于是,我只好随便选了些形状、色泽、做法新颖的小吃――沙茶面、土笋冻、芋包、油葱锞、蚝仔粥、面线糊、蚝仔煎、麻籽、鱼丸等等――胡吃海塞了一肚子。小吃都不贵。比如最常见的沙茶面,是用猪的大骨汤加上沙茶辣酱、花生酱等熬成的;面不多,加的东西花样却很多――什么海蛎、鸭肫、鱼卷啦,什么油条、蔬菜、血旺、豆腐啦,荤的、素的都有,才几元钱一碗。不过说实话,对于我这个从四川去、还号称“美食家”的人来说,这些东西尝尝鲜可以,如果真要天天吃常常吃,肯定还是没有家乡的小吃可口啊!
  迷失鼓浪屿
  住在思明东路的时候,只要一有时间,我就会步出我所住的宾馆,到轮渡码头遥望对面的鼓浪屿。在碧波的那一边,就是我魂牵梦萦的地方。那一方绿树蓬蓬的土地,又会是一个怎样的所在呢?
  我把厦门岛游得差不多了,便坐上免费轮渡(不过从鼓浪屿返程票价需自出),去了对面的鼓浪屿。
  鼓浪屿位于厦门岛西南隅,与厦门市区只隔一条宽几百米的海峡,被誉为“东南亚的一颗海上明珠”。海滩上有一块两米多高、中有洞穴的礁石,受风浪冲击时发出的声音酷似鼓声,被人称为“鼓浪石”,岛也因之得名为“鼓浪屿”。
  初冬,到鼓浪屿的游人很多。我找到我在海边订的宾馆,休整了一下,便上街买了张手绘的鼓浪屿地图,沿着那些弯弯曲曲的小路,开始了我的鼓浪屿寻梦。
  鼓浪屿面积约一点九平方公里,岛上有两万多居民,大大小小、长长短短的街道有一百多条。这里的房子非常有特色,很多独栋的别墅都是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修建的,风格各式各样。原来,因为鼓浪屿独特的地理位置,从二十世纪开始,就陆续有很多华人、华侨在这里筑房造屋,他们的年龄和经历大不相同,所以修建的房屋也各式各样――有古希腊的三大柱式,有罗马式的圆柱,有哥特式的尖顶,有伊斯兰圆顶,有巴洛克式的浮雕――说是“建筑博物馆”也不算夸张。
  让鼓浪屿闻名于世的关键,还在于它的文化。
  这个小岛上,没有一辆现代化的汽车,运输工具全部是人力车,所有人在岛上都尽量步行,可以说是“零污染”。
  在这个灵动的岛上,人才辈出。其中,我最喜欢的是诗人舒婷,我从少女时代就熟记着她的《致橡树》。那天,我远离游人如织的街巷,专门挑僻静、有老住户的地方走,一看见当地人就问:“你们知道舒婷吗?她住在什么地方?”可惜遗憾的是,他们都摇摇头,表示爱莫能助。舒婷,可以说是为鼓浪屿当了一个很好的形象大使――因了舒婷,鼓浪屿的橡树、凌霄花、三角梅、鸢尾花才会更为人熟知;才有了更多的人热爱或喜欢上鼓浪屿,到这个岛上来寻梦,这其中也包括了我。然而,这些当地人却根本就不知道舒婷是何许人也!后来他们说,岛上有很多原来的居民都已经搬走了,新来的人不知道当然没什么奇怪的。我想我应该释然:现今的社会都物质化了,有几个还在读诗、还记得住诗人的名字呢?
  鼓浪屿还是一个钢琴之岛,据说平均每两家人就有一台钢琴;每到傍晚,岛上都会传出悠扬的钢琴声。可我待在鼓浪屿的几天里,也许是没找对地方,没听到钢琴声,倒是发现了一间钢琴博物馆。不过,鼓浪屿的音乐人才的确不少,蜚声中外乐坛的有钢琴家殷承宗、许斐星、许斐平等,可谓“群星璀璨”。
  在一栋栋房子之间,是众多小街小巷。我觉得,鼓浪屿和丽

江一样,不是用来游的,而是用来感受的。它不适合匆匆忙忙的走马观花:而适合住下来,慢慢地品,慢慢地读,慢慢地在其中发呆。
  我不喜欢太嘈杂的地方,所以在鼓浪屿的第一天,我围着环岛路往三丘田码头的方向走了大半圈,越往那边走,人就越少。这一段路远离市中心,静谧,安宁,绿树成荫,少有游人,沿途只见一两个不对外开放的高档楼盘。我一路走走看看,发现鼓浪屿比我想象中要大很多一一这大半圈走下来,我的脚都走疼了。
  之后,我就没有那么傻了。我开始走走停停,在鼓浪屿的小街小巷里流连,慢慢走,慢慢看。我常自诩“方向感很强”,可是在鼓浪屿的那几天,却常常迷路;特别在码头小广场那里,走着走着又迷失了,走着走着又迷失了。不过,我也不怕,反正我也没有目的地,我唯一的目的就是在小街小巷里徜徉,慢慢读每一条街道,慢慢品每一栋楼房,慢慢欣赏每一棵长满了年轮的老树。逛累了,随便走进一家咖啡馆,要一杯咖啡,听着悠悠的音乐,闭目养神,便觉得鼓浪屿真是一个放松心情的好去处!
  转角遇见你鼓浪屿的情与爱
  那是我要离开鼓浪屿回家的前一天,午休后,我步出宾馆,到街上给家人买纪念品,也准备最后再在鼓浪屿的街巷里,感受一下南国特有的温暖和海风。
  我随意穿行在那些曲曲弯弯的小路上,发现了一条我没有逛过的小街,便又拿起相机,走走看看拍拍。我刚拍下那家古朴的咖啡馆的门面,他就出来了。那是我第一次见他,印象里只记得一件橘黄的外套和他高高壮壮的身材。见我在拍照,怕挡住我镜头,他赶快躲到旁边。我礼节性地对他笑笑,算是道谢。
  那是一间小小的院子。院子有花有树,收拾得别致精细;进门的甬道用小米石铺就,左边摆了一张木桌和几把木椅,很有品位。我进去逛了逛。咖啡馆里人不多。其实,在鼓浪屿,这样富有格调的咖啡馆不少,我也没多少时间喝咖啡了,只想再拍点照片:于是我出了来,跟着三三两两的游人,在鼓浪屿迷离的气息里继续寻找。
  那天下午我逛了几条小街,准备回宾馆的时候,刚刚拐个了弯,又看见了他――是他那件橘色的外套吸引了我的视线。他也看见了我。四目一对,就有些惊喜。
  “又碰到了?!”我们几乎同时说,好像是相识了很久的老朋友,居然没有陌生的感觉。
  “你去了哪些地方?”我们又同时问道。
  能够这样有默契,不得不让人驻足。
  我们翻开各自的地图,都是牛皮纸的、手绘的《走进鼓浪屿》。我的手往左,他的手往右,不是同路,却又走到了同一个地方。此时,街上的人不多,温暖的风,时有时无地吹着。我们站在原地,沉默着,好像过了一个世纪,又好像只是霎时。
  我的心在那时动了一下,为这不期而遇,也为这默契。这些年,无论是在住地还是外出,我都少有怦然心动的瞬间,即使是我一个人在外游历,敞开心怀,结果还是一样。我的几个闺密曾在一起开玩笑说:都曾经沧海了,心己如磐石了,哪里还会心动!难道,鼓浪屿会打破这个谶语?
  四目相对,我们似乎都不知道该怎样说话了,便左右打量着那些曲曲弯弯的路。
  “鼓浪屿的路很不规则,走着走着就会走错。”
  “我也是!我走错过很多次了。”
  “哈哈哈!”
  “你……也一个人吗?”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