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杂志网,专业论文发表服务平台
所有分类
首页>千亿国际娱乐>艺术论文>孟小冬 2012年第2期

孟小冬 2012年第2期

2018/2/12 3:00:01
【摘要】   孟:(内心独白)    【一阵声响】   什么声音?   点滴吊架?闪电雷鸣?疾风暴雨?枪响?鞭炮?   还是说长道短的人声嘈杂?   一辈子任谁也甩不开这些扰人的。      【孟出场】  ...

  孟:(内心独白)

   【一阵声响】
  什么声音?
  点滴吊架?闪电雷鸣?疾风暴雨?枪响?鞭炮?
  还是说长道短的人声嘈杂?
  一辈子任谁也甩不开这些扰人的。
  
  【孟出场】
  我在喧哗中长大,急管繁弦里、自能找一份安宁自在。
  您呢?走进锣鼓喧哗,为的什么?
  来看戏?看我唱戏?
  今儿个什么戏呀?上座怎样?满座?三成?
  
  【看看台下】
  今儿个座儿不错啊,人来的真多。
  【仿佛进入回忆】
  打我第一次上台,台下就是黑压压一片,
  热闹,
  台下热闹、台上也热闹,
  今儿的戏好热闹,「宏碧缘」
  连台本戏,连演二三十集,集集惊悚、步步惊奇,飞檐走壁、绑架杀人、高潮迭起!
  
   【台上演一段武戏:宏碧缘】
  我在那儿【指着正在演出的武生】 : 骆宏勋 , 男主角。
  掌声如雷,那是给我的,12岁的我,男主角!
  12岁就成了上海大世界的头牌。
  大世界,上海的大型百货公司,
  一楼精品、二楼洋装、三楼唐装、四楼京戏、五楼上海小曲、六楼歌厅跳舞。
  竞争可激烈呢,
  所以,我在那儿什么都得唱,
  《枪毙阎瑞生》
  时装新戏,社会新闻,真人真事,
  我演阎瑞生,嫖客,杀人的嫖客,杀了妓女的嫖客,
  12岁的嫖客。
  连演几十场,一票难求。
  剧情曲曲折折,可我排三天就能上场。
  我怎么做到的?
  功在身上,从小练的,拿起来就是,安在哪儿是哪儿。
  腔呢,又高又尖,
  唱一句您听听: 【四下里、空甸甸、无处逃亡】 过瘾吧?
  
  可我不想这么唱,
  我心底有一种声音,常在呼唤着我,
  睡着醒着的浮现在耳边。
  这声音存在吗?真实吗?我都分不清了,
  我只想能唱出那样的声音:
  高而不尖、宽厚沈实,脱尽火气。
   唱一句 【洪洋洞:为国家哪何曾半日闲空】
  后来我知道,那叫余派,余老板的唱法。
  我要找那样的声音,我想学。
  14岁的我离开了上海,放下一切,寻找这声音。
  我走下舞台,穿过座儿,走出大世界,走出上海,迎向风雪,走进北京。
  
   【时间流逝】
  北京的戏园子真多,隔个街口又是一家,一家家都是名角儿,我要找的声音在哪儿?
  我走了进去,但,没有那声音,
  他没来,余老板没来,临时没来。
  后台人声嘈杂
  * 余老板怎么还没来呀?
  众人七嘴八舌
  * 公主都扮戏了,杨四郎还没到,快派人去催呀!
  * 早就去催了,临时垫一出《花子拾金》!
  * 余老板病啦,请大夫到家看诊,说看完诊就来。
  * 余老板怎么动不动就生病?谁知道是真是假!
  * 早不病、晚不病,每回生病都赶在节骨眼上。
  * 《花子拾金》马后点,多拖些时间。
  * 已经“马后”啦,20分钟的戏唱了一个钟头啦!
  * (从后台悄悄对着台上提示) 花子捡到黄金,开心的唱小曲, 西皮、二黄、梆子、坠子、南管、北管、歌仔戏,什么腔调都能唱!会什么唱什么!
  * 都唱啦,快没词啦!
  * 已经没词了!您瞧花子在台上直回头往后台使眼色:让我下来吧!
  * 这可不成,这么办,请言老板救场。
  * 谁肯救?余老板的腔多讲究啊,唱得跟余老板不一样,花钱的大爷准定挑眼,回头这句太高那句太低,好心救场反被褒贬一番,谁乐意啊?
  * 总得找个正宗余派,还得透着几分新鲜。
  * 北京城里叫得出名号却又带着三分陌生的,那才新鲜。
  * (对着孟小冬)就您啦!
  
  孟:(内心独白)我就这么被拱了上去。
  孟:我是来听戏的,买了票的,包厢的座儿!
  后台管事:明晚上请您坐包厢,每晚上都请您坐包厢,今儿个可得请您台上站!
  孟:哪儿跟哪儿啊?唱什么?
  后台管事:《四郎探母》!
  孟:跟谁唱啊?
  后台管事:梅先生!
  孟:梅先生?
  后台管事:您代替余老板,和梅先生探母!
  【孟唱第1首新编曲】
  错愕、慌乱、欣喜、惊颤,
  编曲:
  猝不及防、未敢置信、一阵昏惶、一阵茫然。(猝念醋)
  梅韵高华、悬在天边
  谁能够近身谁得攀?
  老天爷怎对我突然施恩眷?
  初生的嫩芽何德何能、无端被推拥到梅边?
  汗淋淋、意惶惶、心惊颤,
  却又不容慌乱、无暇惊颤、好一阵、拖拉推挤、此身被拥至妆镜前。
  早有人手执纱网、扑粉拍面,
  吊眉勒头、一阵紧缠。
  四郎的蟒袍才披上,
  已有人为我把靴穿。
  锣鼓三通催人紧
  梅孟二字、大红招子、张挂台前。
  
  掌声响起、我强压颤抖“伊伊啊啊”───
  转成京剧探母坐宫原词原腔(孟小冬饰演者魏海敏一人唱四郎和公主)
  (四郎:)
  我和你好夫妻恩德不浅
  贤公主又何必言语太谦。
  杨延辉有一日愁眉得展,
  誓不忘贤公主恩重如山。
  (公主:)
  讲什么夫妻情恩德不浅,
  咱与你隔南北千里姻缘。
  因何故终日里愁眉不展,
  有什么心腹事你只管明言。
  (四郎:)
  非是我终日里愁眉难展,
  有一桩心腹事不敢明言。
  萧天佐摆天门两国交战,
  我的娘押粮草来到北番。
  我有心过营去见母一面,
  怎奈我身在番难以过关。
  (公主:)
  你那里休得要巧言改变,
  你要拜高堂母就我不阻拦。
  (四郎:)
  我本当过营把母探,
  怎奈我无令箭不能过关。
  (公主:)
  我有心与你金貔箭,
  怕你一去就不回还。
  (四郎:)
  番营宋营距不远,
  探母一面即刻还。
  (公主:)
  宋营离此路途远,
  一夜之间你怎能够还?
  (四郎:)
  宋营离此路途远,
  快马加鞭一夜还。
  (公主:)
  先前叫我盟誓愿,
  你对苍天就表一番。。
  
  【第1首结束(京剧探母维持原词原腔,但请加入配器,以便与本曲前半新编部分整体融合)】
  
  
  孟:(内心独白)我记得当时那掌声,比现在还热烈。到底唱得怎样?我也不知道,后来听人家说:好极了。
  当时的观众(包括“梅党”)七嘴八舌:
  * 好啊!
  * 硬是要得!
  * 嗓子、韵味儿、气口、尺寸,严丝合缝!
  * 连呼吸都在一块儿!
  * 简直是同一个人分唱生旦
  * 珠联璧合!
  * 天作之合!
  * 绝配!
  
  孟:(内心独白)那天我什么都不记得了,只记得上场的时候,有人唤我,那声音真好听,那语调,您听:
  【孟回忆梅兰芳在后台对她说话】小冬,别慌,右边的翎子歪了,整一整再出台,要不,不好看。
  孟:(内心独白)是梅先生,出台时,梅先生叫住我。我没敢看他,他伸手帮我理了理翎子,我──【唱】
  
  【第2首新编曲】
  第2首新编曲
  浑身一颤、头低下,
  紧盯着他、“花盆底儿”旗鞋上、展翅凤凰、满目纷华。
  新编曲中的夹白
  我不敢看他,而他在看我,转过来、歪着身子看我:(接唱)(这句是探母坐宫里公主的唱,请以京剧原词原腔夹在新编曲中)
  我本当与驸马消遣游玩(公主边唱边歪身看四郎)
  (新编曲中的夹白)
  此时我不该看他的,四郎正在低头轻叹。
  没想到,那对展翅凤凰、不知怎么、竟到了我跟前。
  新编曲中夹的探母公主念白
  哈哈,好你个木易驸马,来到我国一十五载,连个真名实姓都没有,今儿个说了真名实姓还则罢了,如若不然,奏知母后,我说哥哥啊哥哥───
  (新编曲中的夹白)
  我猛抬头──(接唱新编曲)
  猛抬头、看见一朵海棠花,他头上一朵海棠花,
  新编曲中的夹白
  忍不住用手………手里的扇子,轻轻拨弄了他……(接唱新编曲)
   他…他的海棠花。
  (这段是京剧《游龙戏凤》,请维持原词原腔,插入新编曲中)

  (皇帝):好人家来好人家,不该头戴海棠花。
  扭扭捏捏人人爱,风流就在这朵海棠花。
  (凤姐):海棠花来海棠花,反被军爷取笑咱。
  我这里将花丢地上、踏来踏,
  从今后不戴这朵海棠花。
  (皇帝):大姐做事理太差,不该踏碎这朵海棠花。
   为君与你来拾起,我与你插──与你插───
  (新编曲中的夹白)
  四郎看着公主,不,皇帝看着凤姐,凤姐看着我,(接唱)…
  接唱新编曲
  梅先生他───
  新编曲中的夹白
  梅先生看着我。 (甜蜜羞涩的,接唱新编曲)
  我把他、凤姐的绣纹长巾、轻轻踩踏,
  他那里、啐我一口、轻笑一声、羞跑下,
  我望着他,笑哈哈(不是唱笑哈哈三字,而是以京剧老生的笑:呵呵哈哈 当做这句腔的后段)。
  下了戏、卸了装,我拿起他绣纹长巾,轻揉慢搓、拂双颊。
  镜里的我、红了双颊,
  忽的、镜中也出现了他,
  他望着镜中的我、笑微微、也红了双颊,
  我双颊更红、红似海棠花
  镜儿里、红颊两双、海棠两朵、双双映菱花。
  【第2首新编曲到此结束,其中京剧《游龙戏凤》维持原词原腔】
  
  孟内心独白
  (安静甜蜜的说) 什么声音啊?胡琴?笛子?三弦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