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杂志网,专业论文发表服务平台
所有分类
首页>千亿国际娱乐>艺术论文>谈《重返十七岁》的中年危机与自我救赎

谈《重返十七岁》的中年危机与自我救赎

2018/2/13 3:00:02
【摘要】   [摘 要] 由伯尔史缇尔(Burr Steers)执导的美国电影《重返十七岁》是一部由男人“成长”为男孩的“反成长”青春电影。生活、事业两失意的中年男人迈克奥唐纳(Mike O?Donnell)有一天突然有机会重返到他...

  [摘 要] 由伯尔•史缇尔(Burr Steers)执导的美国电影《重返十七岁》是一部由男人“成长”为男孩的“反成长”青春电影。生活、事业两失意的中年男人迈克•奥唐纳(Mike O?Donnell)有一天突然有机会重返到他风华正茂时的17岁。虽然有这样一次重新选择的幸运,但他最终还是没有改变自己之前所作的决定。本文主要通过分析迈克的中年危机并共享他时光倒流到17岁时的经历,从而反思他在人生面对第二次机会时的自我救赎。

  [关键词] 时光倒流;中年危机;自我救赎
  
   人的一生总会有一些遗憾,特别是因为当初的一个关键决定致使人生道路的不如意时,会有种特别强烈的愿望希望时光能够倒流,人生可以重来。美国电影《重返十七岁》能够满足人们希望人生能有第二次机会的愿望。片中的主人公迈克•奥唐纳在他17岁时是校园篮球队的风云人物。在一次关键性的篮球冠军赛上,他放弃申请上大学奖学金的辉煌前途,选择向怀有身孕的女友斯佳丽(Scarlet)求婚。很多年以后,步入中年的迈克一事无成,妻子要求分居,与孩子们之间很少有共同语言,工作上也没有很大起色,所以他经常只会追忆自己本来可有的锦绣前程。有一天,一位神秘清洁工的出现让迈克重新拥有了17岁的身体,并以马克的名字重回到他的两个孩子也正在就读的母校。转换身份过后的迈克立志要改变这一切,而在这个重新接近家人和感受青春的过程中,让他对家庭,对自我,有了全新的认识,最终他还是做了当初的抉择。
  这部由伯尔•史缇尔(Burr Steers)执导,扎克•埃夫隆(Zac Efron)首部主演非歌舞片的电影在北美地区于2009年4月17日首映,首周开出2 410万美元票房,创下全美当周票房冠军。[1]该片的成功除了归功于人气歌舞片小天王扎克(饰年轻的迈克)和在《六人行》中被观众熟知的马修•派瑞(饰中年的迈克)的联袂,更是因为那充满着幽默和温暖的剧情。影片主题本身建构在中年失意男性寻找生活生命之真谛,其亮点在于用一种中年人的心态去重返年少轻狂的岁月,这种扭转生命轨迹的方式让观众看到之后不禁产生了共鸣。因为我们都曾经经历过这种足以改变一生命运的时刻,并由一个决定将我们引向了某条生命之路。或许人生的十字路口上我们曾经选择了一条永远不知道方向的道路,但若有机会重新再来你还会选择这样的道路吗?年轻时的决定才是最初的梦想,即使有一天从零开始,或许我们只会改变其中的过程,但最终还是会发现之前的选择是最适合自己的。
  《重返十七岁》是一部由男人“成长”为男孩的“反成长”“青春”电影。它提供了一个男人回溯过去,改变现状,认知自我的范例。这种遭受中年危机到自我救赎的心路历程探寻是否震撼心灵?电影交给了观众一份满意的答卷。
  一、迈克的中年危机
  瑞士心理学家卡尔•荣格(Carl Gustav Jung)在他的人格发展理论中,对人在中年期可能碰到的困顿这样分析:在中年期,人的个性由外向至内向转变。虽然有些人一直努力追求自己的梦想,但是现实社会不能满足所有人的理想和欲望,成就难创高峰,必定有一部分人会因为理想缺失感到失望。因此,中年期的个体经常会回忆过去风华正茂且美好的时光,开始更多的反思和追忆,而不是继续打拼。[2]
  中年的迈克符合了荣格对中年危机分析的两个表现。首先妻子闹着要和他离婚;儿女和他没有什么共同语言,不想和他有任何瓜葛;在事业上,自己在公司待了16年,到头来有升职的机会却竞争不过才刚来两个月的年轻女孩。迈克对现状十分不满,就连高中时期弱不禁风的好友耐德(Nerd)现在也比他过得富有、自由、惬意,所以他不止一次在妻子面前抱怨:“我对自己的生活失望透顶了……要是我能上大学,就可以……”同时他喜欢独自回到自己的高中母校,站在那里望着照片里过去辉煌的日子,好奇一切是怎么变成现在这样。
  电影开端时呈现在观众面前的是迈克的青年时空:那时17岁的他是高中闪亮的篮球明星,英俊潇洒,球技一流,即将得到全额奖学金上大学,还有个校花级的女友。在一次大学球探来选拔人才的关键比赛中,女友告知他自己已怀有身孕。他竟然放弃比赛,追上走出通道的女友,两人幸福地抱在一起。接着影片切入了现实时空,首先展示熟睡中的中年迈克,他由于被妻子踢出门只能流落朋友家里,接着是两个大男人共进早餐的落寞。影片两个时空镜头的转场形成鲜明的情绪对比:前者是欢快的,以抒情的长镜头为主;后者是颓废的,以快速剪切的短镜头为主。[3]这仿佛是迈克的一场梦,梦中是他所向往的17岁的美好光阴,而现实却沦陷于家庭破裂以及事业危机的漩涡中无法抽身。所以生活事业两失意的迈克更多时候是缅怀昔日的荣耀,希望一切从头来过。正如电影人亚当•山克曼(Adam Shankman)所说:“无论是从个人生活上还是工作体验上,我们的主角迈克走进的是人生的交叉路口,而他对现实的生活状况又非常地失望……显然,当一个成年的男人身处在一种他没办法掌握的挫败之中的时候,他更愿意回想的是自己年轻时的模样,我认为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1]
  二、一个中年男人的自我救赎
  《圣经•新约•马太福音》里有一句:“觅之,自有所获”,意思是“寻找,你将发现”[4]。发现的东西并不一定是一开始所欲求的东西,但是终究不会空手而归。迈克一直所追求的是自己昔日的风光,但是在这心灵探索之路中却获得了自己的救赎。这种救赎并非是一个基督教意义上的救赎。在这里,他的救赎靠的不是恩典,而是自我认知,从而改变现状。
  重新变到十七的迈克并没有回到时空上的过去,而是以年轻的面貌生活在当下。生命的轨迹还是继续往前,只是他以少年的模样重新回到高中时代,和他的子女成为同学,妻子成为同学的妈妈。青春洋溢的外表下有着一个中年人心智的迈克知道如何去迎合老师,在学生的小派系中如鱼得水,运动天赋也异于常人。这对于任何人来说,都等同于梦想变成了现实。以这种非常的方式接近自己的孩子以后,他很快发现儿子在学校的最后一年都在当别人的练习沙包;女儿是个疯子混账专属的舌吻包厢。他顿时感觉到自己不是个称职的父亲:原本还以为自己很关心孩子,而事实却连子女最简单的烦恼都一无所知。另一方面却发现妻子其实还是那么可爱迷人,而且是个美化设计的天才,可是以前自己却从未肯定过她,甚至经常抱怨是她耽误了自己的美好前程。
  迈克发现自己似乎对这次心灵探索旅程有所误解。重返过去,挽回自己所逝去的一切,其实这样反而看得更清,体会得更深。自己梦想回到高中本身没错,但其实和他的辉煌的篮球生涯没有关系,而是他该如何去帮助他的儿子和女儿,挽救他的婚姻,拯救他自己。于是,他和自己的儿子成为好友,鼓励他增强信心,协助他进入篮球校队,并教会他如何追求心仪的女孩;安慰并忠告自己的女儿,帮助她摆脱不良之徒的纠缠,从青涩的失恋中恢复。迈克并没有开始自己的新生活,而是在这个过程中不断反省,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到现实生活中的问题,弥补并修复自己犯下的错误。最终,当命运之钟重奏时,他毫不犹疑地重复了当年的选择,变回了现实的中年面貌,打动了妻子,挽回了婚姻,结局可谓完美。
  影片将一系列好莱坞家庭电影的经典元素都融合在一起。无论是迈克年龄与生理的不符合让整部影片充满了的无限喜感,还是自我认知过程中一些零碎而温馨的美式家庭的细腻情感和高潮结局中意味深长的破镜重圆里浪漫的对白设置都能将观众带入角色,完成找寻自我、拯救自我的心灵之旅。

  首先是在健康课堂上,迈克以一个同龄人的身份但却是一个父亲的亲身经历引导他女儿有正确的性爱观:“性爱就是要和你所爱的人一起发生,最好是在结婚之后,当你决定将爱情化为宝贝结晶的那一刻,那才是真正的爱情。就如同你第一次抱着的宝贝女儿,你根本没想到她竟会如此宝贝可爱,而当你感受到那小小心脏的脉动,你会觉得世上没有比她更让你挚爱和感动……”他生动地表述迎接新的小生命时的那种激动和美好打动包括他女儿在内现场每一位女同学。接着表现父女关系令人感动的一个细节还在体育场的台阶上,他对女儿麦姬(Maggie)因为失恋哭得稀里哗啦而安慰道:“在你年轻的时候,任何伤心事都感觉像是世界末日。其实那不是末日,一切才刚刚开始……我的意思是,你可能会再遇到几个这样的混蛋。但是,总有一天,你会遇到一个男孩,一个认真对待你的男孩,就像日出日落陪伴着你一样。”这动情的语言不仅是用于抚慰和帮助他女儿认识真正的爱情,同时也是他一直想对妻子说的真心话。最后影片最深情的一幕是在离婚法庭上,年轻的迈克恳请法官让他宣读一封来自斯佳丽丈夫的信笺。他拿着空白的纸张深情并茂地向妻子述说着:“1998年9月7日,那是我第一次见你。你当时正在……在那个返校节舞会上,你轻声说你爱我。我觉得如此的宁静和安全,因为我知道从那天起,无论发生什么都不会糟的,因为有你在身边。后来随着年纪的增长,我却失去了方向,竟然把自己的失败怪罪于你。我知道你会觉得离婚在今日是无可避免的宿命,但我不想你这么做。但我猜,要是我爱你,我得让你继续你的生活。”那些淡淡的字词,就像是在最初时轻柔的微风,唤起当时的温暖记忆。这深情告白的一幕让妻子感觉出了他可能就是她丈夫。紧接着年轻的迈克又有一次打篮球赛申请大学的机会。在热身运动时,他朝妻子比画了当年的动作,她彻底相信他就是“他”。她不愿再因她的到来而影响了比赛,又一次向场外走。历史性的一幕又重现了,他做出了十七年前同样的选择:扔下了篮球,追出跑道,选择了妻子,而后又变回了现实的中年人和妻子幸福地抱在一起。
  在故事结尾巧妙而耐人寻味,能体验出编剧的良苦用心。这部片子不像其他穿越类的小说和影视,都是让主人公回到另一个时空,去开展新的生命历险。主人公不是以逃遁的方式从现实生活中挣脱,现实的危机在时光倒流的时候还是存在,而且让他看得更加清楚。迈克穿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