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杂志网,专业论文发表服务平台
所有分类
首页>千亿国际娱乐>政法论文>郝洪 告别暴力行政有多难

郝洪 告别暴力行政有多难

2018/2/11 3:00:01
【摘要】洛阳平民赵志斐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自己会以这样的方式出名――进京旅游,却被当做上访群众被抓回,并遭殴打,昏迷在街头,仅仅因为他入住了国家信访局旁边最便宜的地下旅馆,而同一房间的旅客恰恰又是来自洛阳的上...
洛阳平民赵志斐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自己会以这样的方式出名――进京旅游,却被当做上访群众被抓回,并遭殴打,昏迷在街头,仅仅因为他入住了国家信访局旁边最便宜的地下旅馆,而同一房间的旅客恰恰又是来自洛阳的上访者。   赵志斐感受到的不只是肉体上的伤痛,还有来自另外一个世界一一上访者世界的切肤之痛,没有阳光、没有尊严,随时随地都可能遭遇到暴力。被殴打、被遣返还不是最可怕的,家乡的警察警告赵志斐说,“这次是被抓还找到了,下次找不到咋办。”   经历了这一劫难,赵志斐当然不希望有下一次。但是那些仍然行走在上访之路上的乡民们呢,他们如何能避免下一次的殴打、下一次的驱逐、下一次的暴力?至少在目前看来,这希望很是渺茫。舆论压力之下。洛阳市洛龙区有关负责人公开向赵志斐道歉,然而,却没有人向那些同样被暴力的上访民众道歉。“工作不负责任,方法简单,群众观念淡薄,教训深刻”――在洛阳市洛龙区的自查报告中,我们看不到对“暴力截访”的反思,看到的,却是对“错抓”的懊丧。   “暴力截访”不是当事者所言“不负责任”的偶然失误,赵志斐所遭遇的暴力有着明确的来路。媒体调查证实,抓人、打人、遣返等等,乃洛阳市洛龙区信访局委托北京一家保安公司所为。原来,这暴力是有关行政机构动用公共财政购买来的,它早已被纳入行政管理成本支出。成为行政管理的一项内容。   这项支出当然不会以“暴力截访”的名目入账,相反,它会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构建和谐”。为了阻止民众上北京“告御状”,地方信访部门“暴力截访”:为了一个表面的、静态的文明城区,城管机构“暴力执法”:为了“拆出一个新中国”,动迁办“暴力拆迁”,是的,就是这么讽刺,为了雏稳,为了乌纱帽和政治前途,“和谐”成了“暴力行政”的理由。   造成这一切的原因是什么?在体制,在意识形态。不从制度上寻找解决社会矛盾的根本方法,一味地用强制手段加强对社会的控制,这几乎已经成为行政管理者的惯性思?,而这一思?建立在行政机构强大的、不容挑战的权力基础之上。行政权力大过法律,社会“蔑法律而徇权势”,自然“法律不能生效,民权无从保障,政治无由进行”。   暴力行政难以遏制,还因为――利益。暴力拆迁自不必说,每一桩强拆案背后都能看前公权力和私权利的博弈。暴力截访则制造出了一个利益市场。北京保安公司错抓赵志斐,一路挥拳相向,其动力无非是因为“利”――遣送一个上访者,保安公司可从地方获得一笔“劳务费”,不仅如此,上访者事实上还成为某些保安公司任意抢劫的对象。地方政府、信访机构、保安公司、所雇佣保安,都是这个市场上的淘金者,共同的利益将他们捆绑在一起,形成一个巨大的社会黑洞。   以强大、缺乏制约的权力做基础,有唾手可得的利益诱惑,暴力行政不可避免。如何制约行政权力,避免行政权力“一权独大”?去年11月,国务院发布了《关于加强法制政府建设的意见》,提出要推进依法行政,防止“以权压法”、“以言代法”的现象:今年1月,国务院又通过《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草案)》,取消行政强制拆迁。   惟有制度能够?护法治尊严。依法治国,需要的变革不只是废除行政强拆这一点点。今年9月于大连举行的夏季达沃斯论坛上,温家宝总理对此有一段精彩的论述,他说,一个政党最重要的任务就是要依照宪法和法律办事,并且严格在宪法和法律范围内活动,这就需要改变以党代政,把权力绝对化和权力过分集中的现象。为此,必须改革党和国家的领导制度。“这个任务是小平先生在30年以前就提出来的,我认为今天尤为紧迫。”   “人民民主”、“法律之上”、“权力制约”――这不是一个新目标,但是仍然需要寻找一条新路。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