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杂志网,专业论文发表服务平台
所有分类
首页>千亿国际娱乐>政法论文>大吼一声,愤青光荣

大吼一声,愤青光荣

2018/2/12 3:00:01
【摘要】民族主义是中国喉咙尖上的一点肉,外国人经常拿钩子翻腾它一下,让中国人如鲠在喉。   在西方的调教、国内精英的附和下,中国的民族主义被描述成了:疯狂的、自大的、仇外的、反文明的、反西方的,由政府操控的...
民族主义是中国喉咙尖上的一点肉,外国人经常拿钩子翻腾它一下,让中国人如鲠在喉。

  在西方的调教、国内精英的附和下,中国的民族主义被描述成了:疯狂的、自大的、仇外的、反文明的、反西方的,由政府操控的非理性情感。
  像《中国不高兴》的热销,精英们就很不爽,纷纷在各种场合表白对它的敌视,说它是“民族主义肝火过旺”, “几个愤青的胡言乱语”。当然也有些心地善良的人提醒我们“中国要警惕民族主义”,他们像是村里一些怕事又具恻隐之心的老妇人,看见村口一家老小七嘴八舌愤忿然,便不分究竟,亦不问是非曲直,蹒跚趋步上来就一通苦口婆心地猛劝:“小点声啊”,“邻居有意见啦”。
  
  美国的愤青多得去了
  
  我们先不说民族主义有何对错,先来瞧瞧精英们顶礼膜拜的美利坚如何。2001年,中美撞机事件发生后,福克斯电视台的一名主持人提出开除美国国家实验室中所有的华裔科学家;伊利诺伊州一家电台主持人呼吁民众不要到中餐馆吃饭,并把所有的华人“送回他们的国家”。2001年9月14日,美国参议院以98票对O票的表决结果通过了一个参众两院联合决议,授权布什总统动用军事力量对11日恐怖分子的袭击进行报复。接着就有了10月美国大规模突进阿富汗,然后就是2003年伊拉克战争的打响和萨达姆的断头。2005年,中美经济交锋剧烈时,有美国人在报纸上刊登大幅广告,鼓吹抵制购买和使用价廉物美的中国货,还有人把一些破旧的中国制旅游鞋邮寄到中国驻美大使馆,声称要“退货”。
  请精英告诉我们,美国人的这种满脑子愤愤的举动该称为什么?
  用一位美国学者的话来告诉我们吧,“在美国,民族主义是不敢说出自己名号的。”民族主义在美国是一个肮脏的字眼,人们公开鄙弃之,但美国人非常乐意承认自己是爱国主义者,如果你要求美国人解释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之间的区别时,许多怀疑论者也承认两者之间区别细微,并无实质性差别。
  奥巴马就是美国现在头号的愤青,经济危机时,他首先想到的就是竖立起贸易保护主义的大旗,其他国家或许也提倡买国货,但闷声做,不敢写成条文,不过奥巴马就敢。今年4月份,他在接受央视记者采访时,中国记者批评美国政经体制造成危机连累了世界,奥巴马说:“我是美国的总统,不是中国的主席,也不是日本的首相,我直接的责任是让我们美国人们生活得更好,这才是他们选举我到这个位置的目的。”
  事实上,无论是民族主义的思维,还是民族主义的行为,在世界上早就屡见不鲜。如果没有民族主义,哪里会有美国的《独立宣言》,法国的《马赛曲》,以及费希特的《对德意志民族的演说》?哪里会有德意志和意大利的统一?哪里会有疆域辽阔的俄罗斯?哪会有美利坚合众国的出现?民族主义本来就是普世价值,现在某些精英却把它丑化成了普世价值的对立面。
  事实上,美国的愤青们不仅人数众多,而且其破坏力远超中国,可说是“秦王一怒,伏尸百万,流血千里。”而中国最多就是个布衣之怒,以头抢地耳。美国人坚持美国利益永远第一,这没错,但美国的民族主义者经常将国内法置于国际规则之上,对阿富汗,对伊拉克的战争就是其突出表现。说白了,美国的霸权主义就是以其国内民族主义作为支撑的。
  今年4月份,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旗下的意见研究公司做的一项调查表明,有51%的美国民众支持政府针对朝鲜发射火箭的举动采取军事行动。我的天!这样疯狂的民族主义为何没有遭到中国精英的批判?难道美国人真的是在替天行道?
  
  先有发愤的青年,后有发奋的国家
  
  公元前36年,一个口口声声准备附汉的匈奴小单于郅支,竟然出尔反尔、杀了大汉专使。当时西汉朝廷对于此事动摇不定,讨伐吧,太远;不讨伐,太丢面子。在此关键时刻,远在塞北的陈汤一愤而起,他趁着主帅得病,在没有通知朝廷的情况下,就动用皇帝名义召集各路西域联军讨伐匈奴,结果一战成名,并且留下了“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的豪言。
  1871年,沙俄侵占伊犁,并向准噶尔盆地渗透,而清政府由于东南海沿岸交相告急,对肘腋之祸听之任之,权臣李鸿章坚持放弃这片“化外之地”,当时满朝文武都默默无言,但左宗棠按捺不住了,他心急火燎地上书反驳了李中堂,并提出“保卫新疆就是保卫京师”。正是左宗棠的愤慨打动了慈禧太后,终于在1875年,朝廷正式任命左宗棠为钦差大臣,督办新疆军务,新疆才保全了下来。
  精英们老说愤青误国,社会学家李明水就这样判断:“民族主义愤青遮蔽真理谈论”。这句话的意思就是:愤青虽然爱国,但其激进的思维方式和言论却有可能最终导致误国,有人甚至搬出“爱国贼”一词进行比喻。
  一个国家的青年都失去愤怒了,它也就失去活力和血性,这样的民族虽冷静得可爱,但它的唯一出路就是缴械投降最终被开除“球籍”。中国几千年来之所以文明绵延不绝,就在于其强大的抗打击力,就在于中国人血脉里流淌的对一切黑暗的愤怒精神。大骂光绪帝的梁启超是不是愤青?火烧赵家楼的“五四”青年是不是愤青?张口就“枪杆子底下出政权”的毛泽东是不是愤青?但恰恰就是这些愤青,推动了时代的进步。
  在和平时期,政府行为一般是保守的,这样才能保持社会的相对稳定。在很大程度上,这种保守和激进之间的摩擦和错位,正是愤青文化产生的土壤。因此,愤青所想在很多时候具有某种前瞻性,具有参考价值。
  很多思想的创新都是在否定前人的前提下创造出来的,这就是为什么老老实实干活的人难以创新的原因。同样道理,没有愤怒怎么来发奋的动力?历史上的发奋者有几个不是愤青的升华?愤青最后不一定都会成为奋青,但是没有愤怒的青年,就不会有发奋的国家。
  
  中国的民族主义太弱了
  
  中国的民族主义到底是太强还是太弱?精英们看到了网上没头没脑的咋呼一片,就说中国愤青太多太强大。而事实上,除了网络,我们哪里可以见到愤青表达的渠道?美国人可以在电视台上呼吁抵制中餐馆,可以在报纸上做广告鼓吹抵制中国货,可以集会游行表达愤怒,中国哪里有这些平台?
  在笔者生活的30年中,能够让愤青出场的事件仅仅两次,一次是1999年,美国炸了南斯拉夫的中国使馆;一次是2004年,中国青年反对日本“入常”。前一次,我们确实大张旗鼓,愤青和政府有了最好的互动;而后一次青年上去了,我们的政府却退缩了,害怕扣上支持民族主义的帽子。
  中国的民族主义不是太强,而是太弱。民族主义在官方的约束下被迫躲进了网络,而当表达渠道仅仅只有网络时,就好像嵩山上的武林大会,人多口杂,你哪能如在咖啡馆里一样轻言细语,谁听得见?
  给老外在中国超国民待遇,我们认
博评网